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文中文网 >> 碧海燃灯抄 >> 第 51 章

用一个人, 去填另一个人的缺,这就是炎帝想到的好办法。

天帝对他的提议丝毫不感兴趣,“情之一事太无趣,也许根本不适合我。天界公务繁多,没有必要为了忘记一个人,强行把另一个人拉进来。”他重又垂下眼去,“不见。”

这就是典型的嘴硬心软啊!炎帝和他百岁时相识,可以说两个人从学艺到各自封神归位,几乎相携着走过了前半段人生。少苍的脾气和不为人知的身世, 他一清二楚,不幸福的土壤里开不出幸福的花,他的悲观和性格上的缺陷, 都源自于不幸的少时经历。一个人跌跌撞撞地长大,缺少父母的关爱,即便登上首神之位, 在他内心深处还是无助和不安的。这时就需要一个恰当的人出现, 来填补他生命里缺失的那一块,他一向口味刁钻, 给自己找了个前世仇人。仇人倒也没关系, 春风化雨早晚可以感动人家, 然而他不,他横冲直撞, 越是渴望得到的东西, 他越蛮不讲理。结果姑娘对他又恨又怕, 他自己还很想不通,不明白人家为什么死活不肯接受他。在吃过无数次瘪后,终于心灰意冷,决定洗手不干了。

很好,炎帝觉得自己的解读简直称得上登峰造极,这世上也只有老友才能将他剖析得如此透彻了。说实话他很心疼这个不可一世的傻子,不会表达,情商超低,能感受到他爱意的,大概得是脑子不太正常的女人。麒麟玄师显然很正常,所以两个人磨难重重也未必能走到一起。这么看来只有换人了,换个温柔如水的,能包容他、温暖他、不嫌弃他的。婚姻不就是那么回事吗,起初热情似火,到最后火盆变成洗脚盆,只要水温适宜,照样通体舒畅。

炎帝私心觉得醉生池畔那个仙子就很好,新鲜的面孔,看个三五千年不会腻。她有一双灵动的眼睛,唇角两个小梨涡,嫣然一笑别提多带劲了。最主要是性格好,说话轻声细语,比那个暴躁的麒麟玄师不知强了多少倍。天帝陛下和她在一起,早晚会被她感化的,到时候人变温柔了,不再动不动喊打喊杀。长生大帝用心良苦,此举实在是造福全天庭的伟大善举。

可他坚持不见,不见就开启不了美好的相遇,这就有点愁人了。

炎帝歪着脑袋打量他,“你嘴上说得响亮,其实并没有打算放弃她。”

天帝道:“放弃也需要时间,这世上没有时间解决不了的问题。”

炎帝发笑,“你我都知道,这种话只能拿来骗那些寿命有限的凡人。日久年深就不痛了么?天帝陛下不会那么天真吧!”

他从奏疏上抬起了眼,“时间不能让你忘记痛,但可以让你习惯痛。就如你一直孤独,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便不会去计较什么时候‘最’孤独。”

炎帝脑子直发晕,一场一厢情愿的爱情,居然能让这位首神得出如此深刻的感悟,果然过来人和门外汉还是有区别的。

他抬手叫停,“我只是给你提供一个简单直接的办法,有句话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如果你不想每次提起麒麟族都苦大仇深,那就找个人取代她。错过了三途六道最了不起的男人,让她后悔一辈子去吧。”

这话好像有点作用,炎帝发现他眼里陡然一亮,手里的简牍放下了,人也站了起来。

“叫她后悔?”天帝喃喃自语着,“真的能么?”

炎帝抱着胳膊想了想,“要是她对你尚有一丝好感的话,肯定能;不过要是她真的极端讨厌你,那就当我没说。”

天帝开始仔细掂量他的话,想起黄粱道中她的泪眼,他心里还是隐隐作痛。她应当是爱李瑶的,那种爱和对伏城的好感不一样,是超越生死的强烈情感。所以后来发现他就是李瑶,她接受不了,并非不爱,是无法让爱和恨共存。但最终刺向他的那一剑,又完全把他和李瑶分开了,她对天帝依旧恨得刻骨,她终究还是不喜欢他。

长叹一声,他垂袖站在殿宇中央,失望过后心里只剩巨大的苍凉。转头问炎帝:“喝酒么?”

好友遭受情伤,作为兄弟当然不能置身事外,炎帝说喝啊,“不过有言在先,别再唱歌了,我怕我的耳朵受不了。”

天帝鄙薄地瞥了他一眼,负着手,转身踱出了玉衡殿。

自玉衡殿往西,走过一道云桥就是碧瑶宫。碧瑶宫前有观澜台,长廊高低分布,错落的琉璃八角亭,像攲枝上盛开的梅花,鲜活地点缀着玲珑的天后宫。

踏上长长的甬道,回身望一眼,正殿匾额上婉转书写着篆文。他看着那几个字,微微有些失神,炎帝以为他难免要嗟叹,没想到他什么都没说,收回视线,登上了凌空的亭台。

炎帝飞快对随侍的大禁比了个手势,表示机会难得,送酒的人可以有些新意。大禁心领神会,抱着袖子匆忙去找了姜央,“那位新来的女仙呢?君上正与炎帝往观澜台去,让她送酒,好在君上面前露露脸。”

姜央有些迟疑,“这不合规矩吧!”

大禁对姜央有时过于谨小慎微早就有意见,便蹙着眉头道:“元君,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长生大帝将人送来,不是一步登天当天后的,总需先讨得陛下喜欢,才有可能入主碧瑶宫。再说就算是天后,为陛下送酒也是分内,怎么到了你这里就不合规矩起来,难道你想让陛下打一辈子光棍吗?”

光棍说得山响,把姜央吓了一跳。她是个言行端正的人,很看不上大禁的满嘴胡言。天帝一万多岁打着光棍的事实让她焦心,大禁再这么一喊,她连打死他的心都有。

她冷眼打量他,“别仗着陛下倚重就口无遮拦,你一个前朝的官,管起天宫宫务来了,真当自己是天妃呢。”

大禁被她一顶撞,满脸茫然,“天妃?你在瞎说什么?”

姜央哼笑了声,“你上回不是自荐枕席了么,说陛下要是需要,你都能换个女身给他生孩子。我在廊子上听得真真切切,当时实在为大禁感到汗颜。”

大禁简直要气晕过去了,“我那是和陛下开玩笑,你连这话都当真,可是疯了?”

姜央的冷笑又加重了力道,不再搭理他,转过身对托盘的仙婢比了比手,“请棠玥上仙送过去吧。”

观澜台上的炎帝,下棋下得三心二意。天帝的愁闷到了这里就不和他倾诉了,满腔郁结化作了棋盘上凶狠的对弈,把他打得毫无招架之力。他枯眉盯着混乱的棋局,“你是知道的,这一万年来我的棋艺半点没有精进,因为我对下棋毫无兴趣。你吃了我那么多子,高兴点了么?”

天帝面无表情,一个不能势均力敌的对手,打杀起来一点意思都没有。棋局僵了,也懒得再下,他调转目光看向碧瑶宫正殿,喃喃说:“我一直盼着,有朝一日她会在那里等我回来,可惜都是妄想……”

恰好这时长廊尽头出现了个身形,炎帝扬了下眉,示意他看。天帝转过头,见一个裙裾飘摇,画帛飞天的姑娘托着玉壶过来。那是种不染尘埃的长相,纯净得像昆仑山顶的雪,甚至你喘气力道大些,可能就将人吹跑了。

炎帝一副花花公子的老练做派,脸上笑得花一样,“嗳,棠玥仙子,咱们又见面了。”

棠玥向他一笑颔首,“小仙奉元君之命敬献美酒……”一面说,一面将玉壶呈到桌上。广袖下微露一点剔透的指尖,其状娇俏,枝头的樱桃一般。

女孩子到了轮婚嫁的年纪,总会对条件优越的男人多几分留意。当初大帝送她入碧云仙宫,多少也透露了点做媒的意思。如今天帝就在面前,她心里跳得通通的,含羞带怯瞄了他一眼。这一眼倒叫她愣住了,原来天帝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更年轻一些,更俊美一些,当然气势也更冷厉一些。

炎帝简直有种长辈式的笃定,反正少苍的样貌是绝对拿得出手的,但凡是个女人,在不了解他的性格之前,没有一个会厌恶他的长相。只要天帝陛下保持沉默,这初来乍到的小小仙子,很快就会被迷得找不着北的。

分明局势很有利,可天帝陛下偏不,他处心积虑地,再一次把他情商感人的缺点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棠玥仙子看他,他发现了,自然也要回看过去。仙子作为姑娘,必定红着脸很不好意思,他也不管,视线大喇喇停在了人家脸上,怪异地问:“仙子额上贴的是什么?”

棠玥仙子赧然抬手摸了摸,“回禀陛下,是花钿。”

这种开场方式也算别致吧,炎帝觉得未来可期,结果他的下一句话就把人浇了个透心凉。他说:“无缘无故,为什么要贴这种东西,本君以为仙子长了三只眼呢。”

马王爷才三只眼,炎帝愣住了,棠玥仙子也愣住了,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点。结局可想而知,这场会面以棠玥仙子的中途离场告终,从她转身时憋红的脸,就可以推断出她对天帝陛下暂时是好感全无了。

炎帝看着他,说不出话来。他倒不以为意,牵袖给各自满上酒,随口问了句“怎么了”。

怎么了?炎帝没了脾气,“你得罪人了,还不自知?”

天帝陛下从来不怕得罪人,他哦了声,“得罪谁了?”复和他碰了一下杯,“我先干为敬。”

炎帝根本没有喝酒的兴致,背靠栏杆惆怅不已,“我总算明白玄师为什么看不上你了,你张嘴就没好话,我要是个姑娘,别说嫁给你,不打你就不错了。”

天帝陛下喝酒的时候最随和,就算喝醉也绝不发酒疯找人麻烦,至多唱唱歌而已。他捏着酒杯,纤长的手指和精瓷是一个颜色,手腕转过来,又转过去,自娱自乐。

“本君不是没挑拣的人,若非如此,也不会到现在都没成婚。刚才的仙子看上去太弱了,我怕嗓门大点就把她吓死了,如此弱不禁风,实在不适合本君。”他慢腾腾说,心里终究有过最合适的人选,换了别的横挑鼻子竖挑眼,总能从鸡蛋里挑出骨头来。

炎帝撇嘴,“可惜你挑上的人不喜欢你,也不稀罕你的天后宝座。如果现在来了个同她差不多的姑娘,你可愿意迎人家入你后宫?”总得先问问清楚,要是他能接受,那么以后就按那个标准替他选妃也使得。

天帝几杯酒下肚,便不像清醒时那么锋芒毕露了,显出一种糊涂的温润来。他撑着脸,唇边挂着隐约的笑,眼里星辉闪耀,摇头说不,“天上地下只此一人……就算再像她,到底也不是她。”

炎帝叹息着,仰头灌了口酒,嘟囔道:“既已认准了,说结束岂不多余?难道你打算当一辈子光棍啊?”

他慢慢闭上了眼睛,靠着亭柱道:“那也没什么,过去一万多年不就是这么过的么。我这样的人,本就不该动情,动了情伤人伤己,何苦来哉。”

天渐渐暗下去,云端上的仙宫到了夜间景致很美。兢兢业业的燃灯小仙把纵横万里都点亮了,天顶离得很近,星辉与灯光交相辉映,坐在这里北望,森罗万象,如在星河。

两个人起先还碰碰杯,后来便各喝各的了,炎帝说:“我们师兄弟三人,现在只有安澜过得最好。妻也有了,子也有了,目上无尘,目下无人,倒也不错。”转过头问,“你后来可曾见过他?”

为了一个女人,师兄弟间早就断了联系。天帝是绝不低头的脾气,而安澜又懒得经营人事,罗伽大池一役后就再也没有碰过面。

“本君与他,老死不相往来。”

炎帝啧了声,“贞煌大帝打了圆场,各退一步多好。要是他在,你不妨向他取取经。”

天帝听了哼笑:“得了吧,他有什么经验可传授,还不是送上门去,叫人家睡了一次又一次。”

说起这个,两人交换了下眼色,颇有些幸灾乐祸地笑起来。想想是很惨,凡人短短几十年寿命,到了弱冠便张罗娶亲,不论好坏也算有家有口。他们呢,贵为上神,一口气活了万余年,婚姻能不能修成正果要看运气。安澜是有个好后台,否则公事公办,他根本不可能达成心愿。剩下他们两个人,天都黑了还有闲工夫对坐喝酒,可见都是没人要的。

惺惺相惜,炎帝举起杯,天帝探过来和他碰了一个。正要一饮而尽,猛听见大禁一路高呼君上,从长廊那头发足奔来。天帝心头一惊,站起身道:“出什么事了?”

大禁匆忙拱了拱手,“天辅君来报,麒麟玄师吞食混沌珠入魔,与应龙大打出手。如今被神兵驱赶着,逃入大荒西北不周山去了。”

喜欢碧海燃灯抄请大家收藏:(www.mwwzw.com)碧海燃灯抄美文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碧海燃灯抄最新章节 - 碧海燃灯抄全文阅读 - 碧海燃灯抄txt下载 - 尤四姐的全部小说 - 碧海燃灯抄 美文中文网

猜你喜欢: 如果贱婢想爬墙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嗨包子他爸女仙曹不易唯有套路得人心我的饭馆很美味乱世红颜梦一瓯春敛财人生[综].吃货侍卫宠夫手札前方高能失落大陆[希腊神话]美神之惑猎同之书呆西索袖中美人反派被迫营业后宫上位记天下第一蠢徒这个太监我承包了在高危世界创业奔小康夫人你的龙鳞闪瞎眼了大人物们争着要罩我魔尊你人设崩了独宠丑夫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书上说……
完本推荐: 神偷化身全文阅读七零宠妻日常全文阅读永恒天帝全文阅读唐朝小地主全文阅读闲臣风流全文阅读神荒龙帝全文阅读糖分全文阅读终极高手全文阅读学神在手,天下我有全文阅读娘子万安全文阅读会穿越的外交官全文阅读初恋狠暖你很甜全文阅读巫界术士全文阅读重生空间种田全文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全文阅读红玫瑰与枪全文阅读盗梦宗师全文阅读万族之劫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豪门婚色之前夫太坏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今天女主她学废了吗海贼:百岁老师召唤之这个主公有点儿雕天作不合我要做球王登塔我是最强的影帝偏要住我家网王:最强老师穿成反派世子爷的亲妹妹穿成四个宠妹狂魔的弟弟穿到90给反派当后妈妙手生香这个学渣不简单全天下都知道太子爱她文明之万界领主丹宫之主我真不是天师啊我的房东是龙王全职艺术家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无限王座谎言之诚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我拍戏不在乎票房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朝为田舍郎超神学院的时空旅行惊天剑帝宠妃难为:皇上,娘娘今晚不侍寝满级大佬穿成炮灰女配

碧海燃灯抄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碧海燃灯抄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碧海燃灯抄txt下载手机版 - 尤四姐的全部小说 - 碧海燃灯抄 美文中文网移动版 - 美文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