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文中文网 >> 碧海燃灯抄 >> 第 72 章

她淡笑了声, 没有回答。

人总是需要做梦的, 多做美梦, 才能让自己活得更轻松。她以前以为天帝冷静清醒,世上的一切城府算计, 到他面前自然冰消瓦解,谁知还是高估他了。陷入爱情的人,多情起来不可救药,天帝也一样。如果她承认这么做是以退为进, 不知他会不会感到失望?

毒火发作时,她尚且可以思考,她看着身边的他,其实不是没有想过像他说的那样做。但她知道,区区这点损害, 根本不可能要了他的命。抱住他有什么用?除了让自己的心思昭然若揭外, 什么作用都起不到。反而紧要关头咬牙硬扛,可以间接达到目的。

他不会看着她死,他会消耗大量神力来救她。凤凰的濯羽之火是个病灶,她在吞下元凤那时就知道。原本做好了三日经受一次灼烧的准备,如果能借天帝之手把这种痛苦降到最低, 也不失为意外的收获。

“你要带我去太清天尊的道场?太清可是神界元老, 你不怕他斥责你?”

“斥责?”他摇头,“本君是天帝, 这世上没有人敢斥责我, 即便神界元老也一样。”

一个人到了无人能够管束的地位,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全凭自己的意思。所以天帝养成了骄傲霸道,刚愎自用的性情,有时候太自信了,未必是好事。

“如果你没有困住我的神力,也许我能够经受住元凤的反噬。”她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我现在和凡人无异,连腾云都无法做到,你确定下次毒火发作时,太清天尊的化生池救得了我?万一下次来得比这次更猛烈,又该怎么办?天帝,你若当真在乎我,就解开我身上的枷锁。你问问自己,究竟是活着的麒麟玄师重要,还是死了的长情重要。”

他闭着眼睛,丝毫不为所动,但她知道他在听,便贴在他耳畔说:“你不愿意替我解开,也没什么,我明白你有顾忌。下次我若再发作,希望陛下跑得更快些,别让我受那么多苦——没有神力太脆弱了,也许你晚来半步,就再也见不到我了。”

他眉心微微蹙了一下,但依旧没有应她。损耗了很多神力确实辛苦,她不死心,打算继续絮叨,结果发现他竟睡着了。

之前凤凰的反噬让她近乎濒死,但他不惜一切代价的救治,又让她现在精力充沛。盘腿坐着生闷气,想杀知道杀不掉,这种滋味很不好受。他有灵气护体,她观察过很多次,兵刃无法靠近,但徒手却不受阻碍。

她伸出一只手,悬在离他脖子三寸远的地方,作势掐他。落是不敢真落下去的,鹦鹉链没有解除,她经不住外面的罡风,就算杀了他,也无法从三十六天下去。想起些就很生气,恨天帝强行掳人,还有那个愚蠢的伏城,口口声声对她誓死效忠,紧要关头竟联合天帝围捕她。

盯着他盘算,发现天帝确实精致,连脖子都长得比一般男人好看。不知掐上去是什么感觉……性情中嗜杀的部分如狂潮袭来,几乎难以遏制。她想起那天穿透寒离皮囊的感觉,皮肉的表层韧而脆,手指如刀,切割时能听见刹那发出的嚓嚓的声响,像春天踩碎了薄冰,有种泄愤式的快感……

正满脑子胡思乱想,忽然他的手臂探过来,一把搂住了她的脖子。顺势一钩,她栽倒在他胸前,他闭着眼说别费心思了,“轻易就能杀了我,我如何在这天帝宝座上坐满一万年?”睡吧!他的手在她背上轻拍,“睡着了就什么都不用想了。做个好梦,梦里同本君大婚,或者去梦一梦李瑶……你的那个朋友,那个什么公主……现在可能已经白发苍苍了吧。”

朋友,公主?她隐约还记得,似乎确实有过一个当公主的朋友。但自从离开龙首原,他们的倏忽,红尘之中不知翻过了多少年月。有的人只是生命中的过客,无需惦念,譬如李昭质,譬如始麒麟,譬如……天帝。

“本座已经很久没有做梦了。”她枕着他的胸说,“上次做梦,梦见把你杀了。”

“梦里得偿所愿也是好的。”他的口齿渐渐不清,嗡哝着拍她的脊背,“我梦见过我们儿孙满堂,碧云仙宫三万多间房,全都住满了……”

她惊诧,“你别不是疯了吧。”

他懒散地笑了笑,“自从夜闯月火城起,本君就已经疯了。一辈子没做过的疯狂事,全都应在你身上。我也不想……可是没有办法。”

没有办法,真的是最可怜最无奈的一句话了。以前他有雷厉风行的手段,这种认命的态度绝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现在他向她低头,向爱情低头,别人面前还是不可一世的天帝,在她面前早就没什么尊严可言了。若是将来他最爱的那个长情回来了,想必家里的地位也不用再议,长情稳坐头把交椅是肯定的,到时候他再争取,看看能不能有机会排第二吧。

她不说话了,趴在他胸口,听着他沉稳的心跳,一手无意识地在他腰间来回轻抚。

他起先有点怕痒,微微闪躲着,实在躲不开,便也不再挣扎了。女人就是那么奇妙,或者说她的长情就是那么奇妙,作战时凶神恶煞,老实时浑身长满钩子,让他欲罢不能。

他闭着眼,感觉那纤纤玉指在他腰线上游移,心里一小簇火苗像流通了空气,有越窜越高之势。火苗越高,他越缺氧,最近总是这样,只要她在身边,他就想入非非。他知道她入魔了,现在有那种心思真是禽兽不如,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欲望,只好安慰自己,男人都是这样。无论站得多高,地位多尊崇,面对喜欢的女人,什么原则尊严,那几个字怎么写,早就忘了。

“长情……”他叹息着唤她。

她嗯了声,“干什么?”

“你非要这么摸我吗?”他抬起手,又无力地垂落下来,“之前为了救你,我损耗了太多神力,现在没力气了。你就是想要,我恐怕也给不了你。”

她怔了一下,弄明白他的意思,唾弃不已:“你真是贼心不死。”

他的手挪过来,学她的样子在她腰背摩挲,“本君是男人,男人就是想得有点多,所以你不能惹我……”可是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到头呢?如果没有发生混沌珠的事多好,他们现在应该顺理成章了。儿孙装满碧云仙宫是他的梦想,他们有很长的寿命,虽说不是无穷尽,但有生之年完成这个目标,希望还是很大的。

她就像一只猫,被他撸得受用了,调整了几个姿势,就那样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被压的天帝很为难,睡也睡得不踏实。但他想现在的长情应当有些爱他,就算把他当成假想敌,那也是个人英雄主义的激进。始麒麟都被她吃了,麒麟族的前尘往事,在她张嘴那一瞬间就不复存在了。如今她对麒麟族的感情,是试图统治的一种豪兴。他在努力让她复原,但不免又有些担心,某一天真正的长情回来了,又该怎样面对作恶的自己?

迷迷糊糊想,后来累极便睡着了。次日起床头重脚轻,打开殿门,大禁和姜央就候在门前,看见他眼下青影沉沉,心里直打鼓。

姜央往殿内看了眼,“玄师还好么?”

天帝颔首,身后云屏扇面一样合起来。屏后走出神清气爽的长情,昨夜的命悬一线仿佛从来没有发生过。大禁和姜央交换了下眼色,十分心疼陛下。还没成亲,就要被榨干了,别人相爱一场蜜里调油,他们相爱简直就像渡劫,死了重新投胎都没他们这么麻烦。

然而陛下喜欢,谁也不得置喙。姻缘册上最后成事的,总有一方特别执着。要不是陛下性格偏执,这场要了老命的爱情,早就半途而废了吧。

他们拱手向她作揖,长情置若罔闻,她摇了下天帝的袖子,“走吧。”

树挪死人挪活,被困在弥罗宫里,一辈子都不可能走出三十六天。她的心里住着一头猛兽,无法屈服于这样的囚禁,她急切需要换个地方,去了太清天尊的道场,也许能够出现新的转机。

大禁听闻他们要走,纳罕地看向天帝,“臣这就去准备卤簿……”

天帝说不必,“本君去去就回,用不着大肆宣扬。”说罢抬袖当风一扫,把长情装进了袖袋里。

天界罡风锋利,不是得道的人,经受不住这种无情的洗刷。他出了南天门,御风凭虚直下三十二天,长情安稳躺在他袖底,往上看,隔着一层丝质的绸衣,隐约看见他的手臂,大得像撑天的梁柱一般。他清冷的嗓音传进袖笼中来,仔细同她叮嘱:“太清天尊面前不得造次,你给本君老老实实的,低头别说话就行了。”

太清天尊和玉清天尊一样,都是元老中的元老,虽未隐居天外,但长久不问俗务,养着九十九只鹤与鹿,在他的清净天逍遥度日。论辈分,他们和白帝是师兄弟,天帝应当称他们一声师叔。因此见了他们得放低姿态,就算贵为天帝,也不能目无尊长。

紫华宫上看门的鹤童两三千岁了,还是一副孩子模样。身高不见长,但记忆力惊人。天帝已经很久没有驾临三十二天,他却一眼就认出来,大张着嘴通传四方:“天帝陛下驾到……天帝陛下驾到……”那又尖又细的嗓音在广阔天宇下震荡,宫门内一级传一级,扩散向深处,他则上前来唱喏,满脸堆笑道,“弟子恭迎陛下,陛下千秋万世,长乐无极。”

天帝点了点头,“本君前来拜会天尊,你为本君引路。”

童子道是,迈着鹤步把天帝迎进大宫门。紫华宫建得深幽,处处是根基虬结的雪松,甚至连空气里都回荡着松塔的清香。过了两重宫门,见一个紫衣的神人立在一棵硕大的乌桕树下,稠密的树叶像燃烧的火,树下人掖着两手,遥遥向他长揖下去。

天帝快步过来,虚扶了一把道:“天尊无需多礼,本君今日前来,是有事求天尊相助。”

太清天尊哦了声,“陛下请讲。”

天帝抖了抖衣袖,袖中长情落地,向太清天尊拱手行了一礼。

天尊有些意外,“这位是……”

天帝微微一笑,“这是本君的未婚妻。”

长情听他这么介绍,愕然回过头来看他。结果他眉梢一挑,颇有挑衅意味,反正现在是求人的时候,她再不服气也得憋着。

天尊乍然听说他有了未婚妻,着实大吃了一惊。上次太极大帝约他下棋,大致说起过麒麟玄师的情况,四御对这段感情极不看好,不为别的,就为麒麟族本就和神族有芥蒂。况且玄师吞服截珠入魔,一个入了魔的人,无论如何不能成为天后。

可眼下天帝登门拜访了,他不会像四御那样劝阻告诫,因为一切不在他职权内。他只是上下打量玄师,麒麟族相貌绝佳,身为大祭司,自然更加无懈可击。难怪天帝一往情深,谁不爱美人呢。天尊搓了搓手,见她眉心火纹昭彰,转头问天帝:“陛下是为玄师而来?”

天帝说是,“玄师身上有火毒,昨夜本君以冰魄勉强遏制住了,但不知什么时候会再发作。本君记得天尊的化生池能涤恶业,可否借池一用?”他回头看了她一眼,“本君同她的事,想必天尊也听说了,只要有一线希望,本君也要救她。”说罢长揖下去,“还请天尊成全。”

天帝是三界之主,万神之王,如此纡尊降贵,实在令太清天尊惶恐。他忙伸手扶起天帝,“区区小事,哪里值当陛下行此大礼。我那化生池也不作他用,就养了几尾锦鲤而已,玄师要用,我让人把池子腾出来,陛下可带玄师前往。”

长情有求于人,自然乖巧至极,俯首问太清天尊:“不知凤凰的涤火,需要浸泡几日?”

天尊道:“无根之火,少则七日,多则八十一日,全看个人修为。”

她心下暗暗称意,时间越长越好,天帝不可能时刻陪着她。只有离开他的视线,她才能找机会解开鹦鹉链。

她道了谢,笑意盈盈牵起天帝的手。天帝感情一向不外露,她在外人面前表亲近,他便赧然红了脸。天尊叹了口气,看那一对璧人,真是相称得很,如果没有那些磨难,倒是绝佳的姻缘。

“随本座来吧。”他将他们领到化生池前,“这池子原作化龙之用,所以建得比较大。这几日本座会将闲杂人等一应遣开,陛下与玄师可自便。”

大约天界的一切都不讲究约束,像碧云仙宫浩淼无边,这化生池名为池,却大得像湖泊一样。站在池边看,水面上雾气蒸腾,颇有登仙之感。下沉碧水,上浮蓝天,长情曾经听说过,这池子里不光锦鲤能化龙,就连白马在水里打个滚,出水也是金龙。

所以世上的龙,并非只有上古龙族一种来源。那些长着獠牙尖爪的祖龙嫡系,都随庚辰镇压在大壑底下了,因此天帝高枕无忧,四海收归天界,也不怕这个种族灭绝。

送走了太清天尊,化生池边只剩他们两人,天帝望着水面,目光迷离,“这地方,让本君想起泪湖……”湖水下强行亲吻,上岸便被她骑在了身下。

回头看,发现她根本没在听他说话,三下五除二脱掉罩衣,提着衬裙,轰然跳进了池里。

喜欢碧海燃灯抄请大家收藏:(www.mwwzw.com)碧海燃灯抄美文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碧海燃灯抄最新章节 - 碧海燃灯抄全文阅读 - 碧海燃灯抄txt下载 - 尤四姐的全部小说 - 碧海燃灯抄 美文中文网

猜你喜欢: 龙套的自我修养重归佛系祸水(快穿)重生攻略手札云倾我在末世氪金养崽天降小妖要逆袭穿到明朝考科举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他的冲喜小娘子宗亲家的小娘子敛财人生[综].咸鱼人设不能崩[穿书]袖中美人丹宫之主家有萌徒养成中[死神]白菜的一千种做法猎同之书呆西索我有药啊[系统]女配不洗白[快穿]始乱终弃了师尊后[希腊神话]美神之惑逆天九小姐:帝尊,别跑!备战科举(女穿男)一篇古早狗血虐文嫁病娇后我咸鱼了
完本推荐: 问道章全文阅读港综世界大枭雄全文阅读浪人天涯全文阅读重生于康熙末年全文阅读神荒龙帝全文阅读万法梵医全文阅读布衣官道全文阅读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文阅读曹贼全文阅读风起时全文阅读我的小幸运全文阅读我要做门阀全文阅读男主给我下了蛊全文阅读星照不宣全文阅读吃饭、睡觉、打僵尸全文阅读大学士全文阅读烟火暧昧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叶安全文阅读嫡子身份——许一世盛世江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快穿之宿主每天都在强行A原来公爵不是人打铁匠的娇蛮妻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旧日之箓转生成乙女游戏里的被攻略对象了修仙从华娱开始美漫之超级英雄之父惊天剑帝在港综成为传说冥王殿白眼狼,我不爱你了(快穿)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慕林从斗罗开始签到女神我,超级霸王龙!坐镇史前,未来人类降临!这个学渣不简单我每周随机一个新职业诸天大佬海贼:百岁老师牧龙师超越狂暴升级薄爷的小祖宗又轰动世界了我大明武德充沛但选择文化胜利成神祗的我在聊天群传道我拍戏不在乎票房丹宫之主今天大佬又不做人了这丞相夫人我不当了洪荒之永恒天帝

碧海燃灯抄最新章节手机版 - 碧海燃灯抄全文阅读手机版 - 碧海燃灯抄txt下载手机版 - 尤四姐的全部小说 - 碧海燃灯抄 美文中文网移动版 - 美文中文网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