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美文中文网 >> 与天同兽 >> 第604章---第605章

第604章---第605章

黑暗的空间里, 只有两人。

封炤紧紧地抱着怀里的人, 担忧地看着她。

从刚才的幻境离开后, 她就昏迷了, 他为她检查, 发现她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 正在不安份地乱蹿, 仿佛原本因为时间诅咒而消失的修为也正在恢复,然而它们却不顾忌主人的意愿,以她的身体为容器, 在她体内乱蹿。

如此下去,这不知名的力量,迟早会毁坏她的身体。

封炤不知该如何办好。

虽然他想为她捋顺她体内的力量, 引导它们回归正途, 减轻她的负担。然而那些力量却十分古怪,正肆意地在她体内横行, 甚至连他也没办法碰触它, 反而会引起它的反弹。而且他也担心, 若是自己强行为她压制, 反而加重她的负担怎么办?

封炤难得束手无策。

他心焦不已, 可楚灼昏迷不醒,却又不能做什么, 只能看着她纵使在昏迷之中,依然痛苦的神色, 恨不得以身替之。

不知过了多久, 楚灼终于睁开眼睛。

“灼灼,你醒了!”封炤惊喜地道。

不过很快的,他就发现自己高兴得太早了,她虽然睁开眼睛,但眼眸深处却是呈现星辰变幻之状,那双眼睛已经非正常人,星力在她眼眸中形成一条条无状的虚线,放射开来,她的双眼没有焦距,整个人就如同一个傀儡一般。

封炤心头发紧,用力扣紧她的肩膀,想将她唤醒。

“灼灼……”他又心疼又无力。

幸好,当她眼中的星力渐渐消失,她的眼神渐渐聚焦,终于清醒过来。

“灼灼!”他又惊又喜地看她,问道:“你觉得怎么样?”

“阿炤,我……”

她刚一开口,就感觉到体内撕裂般的疼痛,身体快要被那乱蹿的力量撑爆,痛苦不堪,忍不住哇的喷出口血。

封炤执起她的手,将自己的灵力小心地输进去,趁着她清醒,想为她梳理那乱蹿的力量,将其引导到正途。

这力量无比的强大,连他都有些心惊胆寒,不敢与之对抗,显然并不是楚灼现在能拥有的。如果她能将其驯服为已用,她将会受益无穷,修为也会上升一个阶段,如果她无法收服,只怕将会爆体而亡。

然而,这力量不仅不受他引导,甚至连楚灼这主人,也无法控制。

她痛苦不堪,却又不得不苦苦地咬牙支撑。

轰的一声,她体内的力量终于爆体而出,距离她最近的封炤被这力量横扫出去,整个空间也因为这力量而震荡不休。

***

幻心镜外,两只小动物正守在那里,守得时间有些久,两只都有些无聊。

突然,幻心镜的镜面迸射出一道炽白的光芒,挟带着一股磅礴可怕的力量,横扫一切,镜前的两只小动物都被掀飞出去。

这一幕将两只都惊呆了。

玄渊从地上爬起来,包子脸傻乎乎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主人和老大要出来了么?”

幻虞同样很傻,她双手掐诀,努力地稳住摇晃不休的幻心镜,焦急地说:“我、我不知道啊,我感觉不到主人和老大的气息。”

她虽是幻心镜的主人,可幻心镜内的世界玄奥无比,以她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碰触。两人进去后,便和她失去联系,幻虞也不清楚两人在幻心镜中的情况。

这才是最让人焦急的。

“那你快想办法。”玄渊说,攥紧小拳头,“要是主人他们出事,窝就揍你哦。”

奶娃娃扬起白嫩嫩的拳头,看起来没什么力量,但揍人时可疼了。

幻虞差点嘤地哭出来,她也不想主人他们出事啊,可她有什么办法?

幻心镜根本感觉不到主人的心情和难处,磅礴的力量迸射,两只小动物无法靠近,最后在小玄武的威胁下,幻虞只好含着泪,双手飞快地掐诀,试图控制它,心急之下,也不知道做了什么,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

幻心镜内,因楚灼体内的力量爆体而出,空间震荡不休。

偏偏在这时候,一股吸力传来,将两人吸入另一处幻境之中。

封炤顾不得被她身上的力量所伤,扑过去紧紧地搂住她,任由那吸力将两人吸过去。

当楚灼再次睁开眼睛,看到上方的蓝天白云,发现他们身处一个十分宁谧的山谷,周围很安静,没有其他生灵的气息,谷内奇花异草遍地,美不胜收。

却不知这是何地。

幻境的转移,原本是以她为主,可现在却已经不受他们控制。

她闻到空气中的花香味,还有浓重的血腥味。

楚灼伸手,软软地搭在压在她身上的男人背上,摸到一片黏腻的液体,心中不禁一疼。

神兽皮糙肉厚,少有能受伤,每一滴神兽之血都珍贵无比,是修炼者稀罕之物,可此时他身上的伤却十分严重,不知流了多少血。

楚灼躺在那里一会儿,直到身体恢复力量,勉强地支撑起身,搂着压在身上的男人,不意外地发现他已经失去意识。

她身体里的力量爆体而出,虽然也让她的身体出现一些陨伤,到底没有先前那般痛苦,也让她暂时能缓过来。不过她明白,还有更多的力量暂时蛰伏起来,等待某个契机,会再次不受控制地爆开。

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些力量,是司宿拂灼的。

司宿拂灼以身祭天地,于天地有恩,是莫大的善缘,方得以转世重修,力量封印在转世后的身体里。

先前在幻境,她受到拂灼的影响,司宿一族的力量在她体内觉醒,连同拂灼的力量一起,方才会让她无法负荷。

以她现在的修为,无法负荷拂灼的力量。

楚灼想着,等力量恢复些许后,就爬起来,一把将浑身浴血的男人抱起,朝不远处的一个山洞走过去。

虽不知道这是哪里,但现阶段,他们需要先养好伤。

连半步半神之境的封炤也能被她伤至如此,可见拂灼的力量有多强大。

山洞并不幽深,不过十分干躁,阳光浅浅地洒在洞口前,可以清楚地看到洞中的情况。

楚灼挥手将一块厚软的毛毯铺在洞中的一块石头上,将封炤放上去,然后她坐在旁边,低头审视他。

男人的脸色苍白,染血的面容多了几分邪异的俊美,像甜美的毒-药般蛊惑着她。

楚灼暗暗吞咽口唾沫,也不知道是外面的阳光太好,花香太迷人,还是这男人太迷人,让她竟然觉得他秀色可餐。

楚灼顺着心意,倾下-身体,在他染血的唇上亲了一口。

然而还未起身,一双手臂就用力地搂着她的背,扣住她的后脑勺,用力地亲过来。

楚灼:“…………”

半晌,他放开她,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又有些羞赧,自恋地说道:“你偷亲我,你果然喜欢我喜欢得不行。”

楚灼:“…………”你高兴就好。

楚灼想起身,但封炤双手稍用力,就将她困在怀里,让她跌在石床上,伏在他的胸膛上,两人的身体紧紧地挨在一起。

封炤满足地抱着她,抚着她的背,声音沙哑:“你好些了么?”

楚灼嗯一声,伸手摸摸他棱角分明的脸,笑道:“好多了,倒是你,难得如此狼狈。”

“那也是为了你,雄性为了自己的女人受伤是应该的。”他笑着说,声音如蜜,“这是我爹说的。”

两人依在一起,难得地说起贴心话。

楚灼将身体里的情况如实地告诉他,经历这么多事,又看到幻境中的一切,楚灼对他越发的信任,没有丝毫保留。

封炤也值得她信任。

封炤抚着她的背,心中庆幸不已,幸好他们在万年前就结下缘份,否则他去哪里再遇到这个小姑娘?

封炤不经意的甜言蜜语让她心里发甜,但每次都要附上一句“我爹说的”,让她忍不住喷笑。

“你爹会说这么多好听的话,明明一点也不木讷,你怎么能说他木讷呢?”楚灼满脸不解。

“是木讷啊,他都是背着我娘偷偷跟我说的,在我娘面前只做不说。”封炤理直气壮地说,“他说雄性只需要保护好自己的女人就好,不必油嘴滑舌的。”

楚灼将脸靠在他胸膛上闷笑,觉得这位公爹也是个有趣的。

说了会儿,两人都有些累了。

经历几个幻境,心情大起大落,没有休息过,纵使是修炼者,也感觉到精神上的疲惫,很快就忍不住在那甜蜜的花香中,渐渐地沉眠。

直到半夜,楚灼再次被体内爆发的力量痛醒。

脑子瞬间清醒得不行,力量在她的身体里乱蹿,在经脉中一寸一寸地游移,甚至让她产生一种即将要被撑爆身体错觉。

她紧绷的身体,让他瞬间惊醒。

封炤搂着她起身,焦急地问:“力量又不受控制了?”

楚灼咬着唇,说不出话来,只能用力地圈住他的腰,仿佛这样就会好受一点。

封炤温柔地任她将自己当成发泄的存在,恨不得她再用力一些,低头在她汗湿的额头上亲了亲,哪知道她正好抬头,这一吻落到她柔软的唇上。

甜蜜的气息侵蚀他的理智。

外面的甜蜜的花香无处不在,渐渐地变成一种甜腻的味道。

封炤感觉到有些不对,瞬间警惕起来。

然而未等他警惕,怀里的人已经双手勾住他的脖子,仰头吻上来,吻住他的唇,柔软的唇甜蜜地贴着他,让他的理智瞬间被湮灭。

----------------------------------------------------------------------------------------------------

昏暗低迷的空间里,四处皆是重重暗影。

这些暗影有的像人,有的像兽,有的什么都不是,纯粹只是一道奇怪的影子。它们没有自己的意识,在这片葬影空间里四处飘荡,黏上修炼者时,会影响修炼者的情绪,甚至最后会钻进修炼者的识海里,让修炼者吃尽苦头,稍不小心便会陨落其中。

这片空间也叫葬影之地,据闻是由时间凝炼留下的东西。

楚元苍手持银枪,一枪将飘来的暗影撕碎,朝前走去,每当遇到那些暗影,皆毫不犹豫地出枪绞杀,不让它们接近分毫。

如此一路走来,他的灵力消耗得极大,汗水涔涔,连身上的法衣也被弄得狼狈不堪。

终于,楚元苍穿过重重暗影,来到暗影中的一处安全的空间。

那片空间里,蹲着几个人,正扒拉着地面,从被地火烤得红通通的地面上挖出一些由灵叶包裹着的烤肉、烤蛋、烤灵果等物,扒开外面被烤得焦黄的灵叶,香气四溢。

楚元苍气竭地坐在地上,看这几个人吃吃喝喝,顿时有些不平衡。

其中一名和他长相有几分相似的俊朗男子瞥他一眼,微微颔首道:“不错,这次能在葬影中待上三天。”

楚元苍觉得,如果他能放下手中的烤蛋,风仙道骨地说这话,他会更感动。

万俟天奇扒开一颗烤蛋,递给他补充灵力,一边问道:“楚爹,都过这么久,不知楚姐和老大他们如何了,你说他们会在何处?”

蹲在一旁正在吃烤肉的玄影跟着道:“主人他们一定不会有事哒。”

“有封老大在,确实不会有事。”万俟天奇也跟着点头,“就是都不见他们的踪影,也不在道他们在何处。”

楚元苍瞥了他们一眼,“那可不一定。”他不像这两个小子,对封炤有绝对的信任,相反,岳父和女婿之间,总有那么点微妙的不和谐关系。

万俟天奇和玄影瞅了瞅他,然后纷纷看向旁边的另一个男人。

这是楚开河,晋天大陆陵南楚家五房的老祖宗。

说起来,万俟天奇和玄影这一组进入时之峡后,虽然经历的事情也不少,险象环生,不过每一次都幸运地逃出来,炼丹师的好运气在其中发挥不少的作用。

他们在时之峡流浪了十年后,幸运地遇到正在盘牙中修炼的楚元苍。

经过一番考验,确定彼此的身份后,当然是一起同行。

接着感觉到远处有人在晋阶,三人跑过去围观,哪里想到等那人晋阶完,定睛一看,楚元苍又惊又喜地叫了一声“祖父”。

楚开河看起来十分年轻,今年还未及千岁,对于那些动辄上万岁的修炼者而言,确实十分年轻。他的容貌和楚元苍有几分相似,一看就知道两者有亲缘关系,不过比起楚元苍的不着调,楚开河平易近人,成熟稳重,很容易让人产生信任的那种长辈。

遇到楚开河,对于他们而言确实是一件幸事。

楚开河来到时之峡已有一百多年,成功地晋阶神皇境修为,甚至修为在时之峡中更上一重,已是神皇境五重。

重逢之时,楚开河恰好又领悟到什么,成功地晋阶一个小境界。

楚元苍见到楚开河这亲人,十分高兴,顺便将他闺女万里寻曾祖父之事也喋喋不休地和他说了,格外的自豪。

“我闺女很担心您,听说您在时之峡一直未出,就决定带女婿进来冒险,定要寻找到您。没想到她还未找到您,倒是我们先找到您了。”

“我闺女模样生得真好,又贴心又孝顺,就是性子不太活泼,一定是曾经受的苦太多了。”

“我闺女实在是太好了,容貌好、性情好,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就被个臭小子拐走,真不开心。”

“如果您见到她,一定也会十分高兴的。”

“我闺女没办法不喜欢她……”

………………

……………………

当时万俟天奇和玄影只能蹲在一旁,自叹弗如地看着楚爹像个傻爹一样叨逼逼个不停,向老祖宗炫闺女。也亏得楚开河是他祖父,知道这孙子是什么德行,十分包容他的叨逼性子。

虽知道楚灼也来到时之峡,只是时之峡极大,因到处充斥着时间力量,很多地方危机重重,玄奥无比,他们纵是想要寻找楚灼,也不知道从何处寻起,便决定一起结伴同行,一边在时之峡寻找楚灼,一边历练。

楚元苍几个终于过上悲催的被-操练的日子。

楚开河这位曾祖父看起来很好说话,但在修行上,说一不二,这点和楚灼有些相似。

楚元苍终于缓过劲来,又忍不住开始叨逼逼。

“祖父,阿灼和女婿都进来这么久,不会出什么事吧?阿灼现在身份不一般,我真担心时间对她不利。”楚元苍像个忧心闺女的老父亲。

楚开河淡然道:“放心,她既已得到时命珠,自有大造化,不会有事的。”

“但她还是要受一番苦头,想到这里,我恨不得以身代之。”楚元苍的那颗老父亲的心都要操碎了,“若是知道她要受这么多苦,我多想代她受过。”

楚开河轻飘飘地打击这傻孙子,“你想代她受过也没办法,谁让你没那个命,时命珠没选择你。”

“祖父,打击过头了啊。”楚元苍不满地说。

楚开河摸摸他的脑袋,“没事,我孙儿心硬着,多打击几下都没事。”

楚元苍顿时不想理会不慈爱的祖父,不过一会儿后,又继续拉着祖父叨逼逼起来,被忍无可忍的楚元苍一脚踢到外面的葬影之地,继续好好地磨砺他。

眼看楚元苍被五房老祖宗不留情地踢出去受苦,万俟天奇和玄影缩在一起不敢吭声。

楚开河看着外面的葬影之地,神色淡敛,无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万俟天奇大着胆子凑过去,小声地问:“曾祖父,楚姐真的没事吗?”他总觉得这位曾祖父比楚爹更高深莫测,知道的事情不少。

楚开河温和地道:“无碍的,阿灼是天命之人,时间对她是厚爱的。”

万俟天奇哦一声,想问什么,见楚开河已经闭上眼睛打坐,默默地闭上嘴,和玄影蹲在一起继续吃吃喝喝。

****

光阴寸寸从山洞口走过。

天黑又天亮,几个日夜轮回,山洞里的躁动终于平静下来。

楚灼蜷缩着身体窝在男人怀里,脑袋枕在对方赤-裸的胳膊上,不用看也知道自己此时一定是满脸潮红,身体虽然有些不舒服,却也比先前力量再次爆涨要好多了。

安静的空间里,响起封炤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低,透着几分赧然和忐忑,浑身的肌理都是僵硬的,仿佛害怕再伤害到她,“灼灼,你没事吧?”

楚灼没吭声。

事实上,她现在很不好意思,甚至不敢看他。

直到他再羞羞赧赧地问一次,楚灼才含糊地应一声。

封炤的脸也是红通通的,但温香软玉在怀,加上先前几个日夜的颠鸾倒凤,那滋味已经刻在骨子里,每回想一下,就情难自禁。

“那你……有什么不舒服么?”他忍不住,心里忐忑,担心自己在激动时,弄伤了她。

楚灼又含糊地应一声,小小声地说:“有些不舒服。”

听到这话,封炤顾不得再害羞,整个人都紧张起来,猛地坐起身,扶住她有些虚软的身体,紧张地问:“你哪里不舒服?是、是……”

他有些羞于启齿,不想承认是自己意乱情迷之下弄伤她。

当时的气氛很古怪,封炤虽然心里警惕,但她一个劲儿地往他怀里钻,甚至主动地将他推倒……他也是把持不住,后来又见她那么痛苦,只好半推半就。

刚开始,他只是想正正经经地双修,将她体内爆涨的力量引到他身体里。

反正他皮糙肉厚,不怕那力量冲击,大不了受伤一回,为她分担即是。

哪知道双修到最后,不知怎么地就变了味道,变成纯粹的灵肉之间的交缠,那滋味之美妙,足以让人理智全失,为此癫狂不已。

这是他们的第一次,虽然没想到会发生在这里,但滋味之美妙,封炤难以忘怀。

原本他以为,当他们双修时,以他的修为,定是他引领她,辅助她晋阶。哪知道因她的力量觉醒,这次双修,彼此都得到莫大的好处,他甚至已经窥探到成神的规则,只要他想,随时可以成神飞升。

在她重生的那一世,他造下毁了一域的孽业,纵使他现在没有做过,却因为在幻境中,他的执迷不悟,多少教规则记住,将来欲要成神飞升,定会受一番苦头,甚至不知能否成功。

然而,此次却因为阴错阳差同她双修,得到她的力量反哺,甚至因此得到司宿拂灼的力量,司宿拂灼拯救一个世界,如此消弥了他的孽业,让他进一步触摸到成神的规则。

封炤虽然惊喜,但他最在意的,还是怀里的人。

看到怀里的人满脸潮红,披着一件松松垮垮的素白长袍,露出精致的锁骨,墨发披散,一双水盈盈的眼眸脉脉含情,他的喉结上下滑动了下,暗暗吞咽口唾沫。

双修果然会让人上隐。

“你哪里不舒服?”封炤努力地忽略其他,只关怀她的身体。

楚灼瞥他一眼,轻声道:“我、我可能要晋阶了。”

封炤:“…………”

喜欢与天同兽请大家收藏:(www.mwwzw.com)与天同兽美文中文网更新速度最快。

与天同兽最新章节 - 与天同兽全文阅读 - 与天同兽txt下载 - 雾矢翊的全部小说 - 与天同兽 美文中文网

猜你喜欢: 始乱终弃了师尊后撼天重生攻略手札嗨包子他爸神医狂妻:国师大人,夫人又跑了女配不洗白[快穿]猎同之书呆西索天命为凰袖中美人失落大陆定风波一瓯春夫人你的龙鳞闪瞎眼了宗亲家的小娘子长歌万里定山河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定海浮生录都是系统惹的祸她活不过二十美人眸嫁病娇后我咸鱼了假驸马,真皇后我用任意门养大了暴君天降小妖要逆袭帝囚穿成暴君他前妻
完本推荐: 浪人天涯全文阅读网游三国之城市攻略全文阅读守你百岁无忧(快穿)全文阅读妙手生香全文阅读极品医圣全文阅读一级律师[星际]全文阅读偏心眼全文阅读发光体全文阅读三国之兵临天下全文阅读甜入心扉之八零小青梅全文阅读都市之不死天尊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非人类医院全文阅读网游之天地全文阅读桃枝气泡全文阅读我只会拍烂片啊全文阅读贵妃起居注全文阅读家有悍妻怎么破全文阅读男神投喂指南全文阅读大唐万户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大唐孽子夫人你的小龙崽四岁半了新书旧日之箓我真是女明星逆天神医妃霸天武魂全球神祇时代娘娘的满满求生欲(快穿)横推山河九万里全能千金燃翻天亏成首富从游戏开始孙猴子是我师弟重生世子爷农家娇娘快穿之专业打脸指南我挂机了千万年从武侠剧开始这个皇子真无敌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银河奥特曼之闪耀苍穹墨桑王妃她又给人算卦了大奉打更人古神的诡异游戏打篮球太厉害了怎么办从红月开始妖女哪里逃从截胡曹操开始变强我在东京教剑道

与天同兽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与天同兽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与天同兽txt下载手机版 - 雾矢翊的全部小说 - 与天同兽 美文中文网移动版 - 美文中文网手机站